子非鱼

废人一位
文渣

机器

他看到华生躺在那里,像个被抛弃的洋娃娃。夏洛克走过去,坐在他身边。

“约翰,你为什么不用你那生锈的脑袋想想,你怎么可能快过子弹”他的声音平静,冰冷的像伦敦的晨雾“我没推测出他还有个同伙,我错了。瞧,你现在有机会嘲笑愚蠢自大的侦探了。”

我说过有危险,你不该来

他摸了摸医生的脸,冰冷、苍白、毫无生机。

侦探想起几个月前和麦考夫的一次会面。

“约翰是个好人不是吗,夏洛克”麦考夫挂着他那虚伪的笑容“只是爱是愚蠢的人才会有的感情,你我心知肚明。

夏洛克记不得那次是以怎样的不欢而散告终,反正都是千篇一律的无趣。

我们都是机器,机器是不会有心的,夏洛克。

那是麦考夫最后说的话。

是啊,他应当是台最严密的机器,而爱充斥着意外。越精密的仪器越该避免意外,只是这种念头在他看到华生的时候开始不堪一击。

夏洛克继而摸着华生的金色头发,他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。这感觉不太熟悉,也不太陌生。华生的婚礼上他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夏洛克摸了摸自己的脸,没有什么。也是,机器没有心,又怎么会有眼泪。

“约翰,约翰,约翰……”他不住呢喃。

“I LOVE YOU”他亲吻华生的嘴唇,然后朝心口开了一枪。

机器最后还是有了心